TOMI

仿佛踏过地面的芸芸众生的脚步声

きゃく访客。
幻梦里也是错综复杂的存在。

【双黑/太中】病史一

[那么,我们是什么关系?]

[是恋人吗?]

眼前的搭档慵懒的斜靠在病床上,病号服松松垮垮的,对方笑着问,语气温柔的宛若三月轻风,额间的发丝轻轻弯起,眉眼和温暖的日光交接。居然也没有以往那样恶劣,也不像是开玩笑。中原中也愣住了,他深呼吸一口,浓浓的消毒水味刺激他的感官,他原本是不应该愣住的。

太宰治失忆了。

他把一切都忘的干干净净,彻彻底底,中原中也选择原谅他记不住中也到底是谁,因为他连太宰治是谁也不知道。

不清楚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太宰治醒过来时非常神经质的拔掉了自己手上的针头,这倒是非常符合他自杀的神经病思维。自然而然的中原中也很快就发现了,他一把抓住太宰治的手腕,把还没有清醒过来的太宰治按了下去,顺手把他的头发揉成鸡窝,然后把针归位,顶着乱糟糟头发的太宰治睁着眼睛看着他,琥珀色的瞳孔一直目视着,过了好半天才吐出一句话,一句话就能把人气的半死。

你是谁?

中原中也按捺住自己想用绷带勒死他的冲动,一本正经的回答说我是中原中也,他很惊讶自己居然能忍住不骂脏话。

太宰治继续说那我是谁?

你他妈的是太宰治。好吧,他还是没能忍住。

那么……我们是什么关系?

是恋人吗?

回到现在,中原中也还没有恢复过来,是恋人吗?太宰治疯了?不对,他是失忆了。他问这个问题什么意思?中原中也僵硬的坐在床边,如果刚刚在这里的是护士姐姐,他是不是也会问上一句?中也记得太宰治上次指着护士姐姐对自己说我宁愿和她跳海都不想再跟你一块搭档了,中原中也举起枪,浑身上下散发着恶劣的气息,语气也极端恶劣,要不要我帮你一把,连海都不用跳了。太宰治看了他一眼,赶紧跳开然后摆了摆手,那还是算了。

[你怎么了?]

中原中也反应过来,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已经削好的苹果,病号太宰治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下床,而且还一本正经的拿到了旁边的水果刀,而且还在自己懵的时间段里削好了一个苹果,中原中也心说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太宰治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这他妈反过来了吧。

[我们是……搭档。]

中原中也突然很简短的回复道,对,不错,他们是搭档。

他们之间一直都是以搭档的关系相处,不然还能是什么?

太宰治反倒是愣了一秒,然后他饶有兴味的笑了,把苹果塞进中原中也的手里。

[搭档啊……我知道了。]

中原中也目视着手里的苹果,正在犹豫要不要吃,因为太宰治他对苹果的印象一向不好,小时候他和太宰治打架,太宰治打飞了自己的帽子,然后晚上太宰治就过来道歉了,当时的中原中也真是单纯到现在自己想起来都觉得可怕,他居然相信太宰治会给自己削苹果。小太宰治掏出一个削了的苹果,说中也我们别打了,以后当朋友吧。中也看在对方特别真挚的份上想都没想就吃了,然后就胃疼进了医院,大概就住了几十天的样子。

现在的中原中也目视着眼前的苹果,还是莫名其妙的吃完了。

[所以我们现在可以回去了?]

中也微微一愣

[回哪?]

[回你家。]

太宰治伸了个懒腰,坐在中也的旁边,然后开玩笑的一把摘下了他的帽子,中原中也下意识的挥拳头了,完了,他还是习惯性的这么做了,他还是没能忍住,太宰治自然而然没有反应过来。

太宰垂下眸揉着脑袋,疼的呲牙咧嘴

[我们的搭档关系真是好,我还是别去你家了。]

中原中也愣愣的看着他。

[你还是来我家吧。]

估计是用完了这辈子的勇气才说出的一句话。

太宰治猛的抬头,眼睛里面亮闪闪的,他突然笑了起来,笑起来要命的好看。

[你会做荞麦面吗。]

中原中也咬牙说这他妈分明还是那个讨厌鬼太宰治啊,但是莫名其妙的失忆后的太宰治自己讨厌不起来,好了这下自己是真的完蛋了,他不仅把太宰治带回了家,而且还给他煮了一次荞麦面,如果这家伙以后记起来,这件事肯定会成为对方嘲笑自己的谈资。中原中也浑浑噩噩,荞麦面煮的一点也不好吃,但是太宰治吃完了,他看着坐在自己家里吃饭的太宰,一直在确认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很明显不是。

太宰治吃完荞麦面后居然还乖乖的洗了碗,中原中也看着青花鱼从客厅游到厨房再游到沙发上瘫着,他真是一点也不习惯这样的太宰治。为什么要把青花鱼带回家?中也问自己,也许是不想再去海边捞他,对,不错,就是这样的。

晚上时中原中也发现柜子上的酒没了,啊他妈的太宰治又喝了自己的藏品,恶狠狠的动手之后中也开始后悔了,他压根控制不住自己,尽管知道对方已经失忆了,他还是控制不住自己想动手揍人啊。

太宰治被他掀翻压在下面,中原中也恶狠狠的说你他妈的又喝了我的酒去死吧,对方明显还没有反应过来,然后给出解释说我看包装就觉得很好喝的样子,怎么我以前干过类似的事情吗?中原中也对着他挥了拳头,语气恶劣,哈你还炸过我的车呢。

太宰治微微一愣,然后若有所思道。

[我知道了。]

中也压着他的手一松,然后愣愣的问

[你知道了什么?]

[中也,你是不是喜欢我?]

中原中也被一道雷劈中了。

中原中也的大脑开始胡乱运作。

中原中也此刻面临人生最讨厌的人问了最难回答的问题,面临世界的崩塌,他回答不上来,他知道太宰治失忆了,但是这样的太宰治应该更加好应付才对,他是这么认为的,所以才敢冒着自己的酒被喝的风险把对方带了回来。

很明显他想多了。

过了一会后,太宰治笑着说我开玩笑的,我们才认识一天。

中原中也深呼吸一口理清思路,他起身对着太宰治说你他妈要是再开玩笑,再喝我的酒,明天就可以滚出去了。

太宰治点头表示会意。

中原中也神智不清的往外走,然后回头看一眼,发现坐在地板上的太宰治也在看他,两个人视线交接了,中也按住脑袋心说太宰治的碍眼程度简直让人无法忍受。

气氛真他妈尴尬。

他这样想到。


三天过后,中原中也开始不习惯这样的生活了,三天了,对方居然没有嘲笑自己矮,也没有恶狠狠的干过架,或者说中也控制不住揍人的时候对方也没有还手,这不是太宰。可是对方分明很真实的在自己身边,而且还靠的那样近。

晚上打架时太宰治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

中原中也一愣,太宰想起来了?

太宰说我们以前是不是总是打架?

中原中也突然不想告诉他真相,他摇头说并没有。

太宰治又问那我以前做了很过分的事情?

中原中也纳闷着所谓很过分的事情,太宰治做的多了去了。

太宰治目视了他很久,然后出其不意的吻了他,露珠滑过草叶般。

他问是指这样吗?

中原中也先开始是雕塑状态,然后是石化状态,最后他扛起沙发砸向了太宰治,你他妈的想太多去死吧!然后的结果就是太宰治绑着绷带安静坐在地板上,一旁坐着中原中也,中原中也正在短路,他不知道自己怎么面对这样的太宰治了,他突然想回到以前他们疯狂打架的日子,一直那样下去也没有关系。

简直要疯了啊。

他继续浑浑噩噩的煮面,青绿色的面在沸水里翻滚,这次他把面煮糊了,倒掉的那一瞬间他心说我去反正是给太宰又不是给我自己,为什么又重做啊,自己简直都成他的保姆了。然而中原中也又煮糊了第二份,他开始想早知道自己就把太宰治搁在精神病院了,让他和一堆神经病载歌载舞,再这样下去,自己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神智出了问题。

他居然和太宰治同居了将近一个月。

这期间他每天都给对方煮面,

今天还煮了三次。

太宰静静地站在门外看着中也咬牙切齿的放芥末,挤完一管然后恶狠狠的搅拌再搅拌,太宰治的声音响起的时候中也整个人都愣住了。

他问,有什么办法能让我想起来?

中原中也放下手中的筷子,然后说我不知道。

太宰治问我们以前最常做的事是什么啊。

打架。

他毫不犹豫脱口而出。

你跟我说我们不经常打架的。

啧,我骗你的。

TBC

不定期更。

附上手札之一


少年时期浑浊成黎明的昏暗。
芸芸众生,浮屠万世。
脚步声,穿隙而过。
了结生命时据说走马灯会闪现人的一生。
目见这一生最重要的人。

我看见中原中也了。
我是真的看见他了。

记中原中也第九次把我从海里救出来。






一发手帐印章。
和迷雾森林文创合作。
一共四个系列,最后一个文字系列不是我的图!
黑白质感应该很棒!
放个微博链接,置顶是抽奖微博!
https://weibo.com/u/5881706604

玉藻前。
看到官方出这个新式神时想象面具下的容貌,
和游戏偏差还是挺大的。
其实也算不上同人啦。
没用上板子所以用的sketch book指绘的有点吃力
圈地自萌,没人喜欢也无所谓。




我喜欢的东西很多,双黑文也会不定期更。



【双黑/太中】情人节贺文

他还是跟丢了太宰治。

情人节太宰治失踪了。

中原中也绞尽脑汁细想自己是否漏过了太宰治和别人约会的地址,这个家伙不会真的和别人殉情去了吧,这个念头让中也有一刹那的恍惚,这一刹那的恍惚促使中也飘到了海边,日光的阴晦使海洋呈现阴郁的黛蓝色。

偏偏自杀爱好者太宰治有一堆追随者前仆后继,跟着他去浪费生命。中也小时候和他打架斗殴,到了中学太宰治居然又跟他一个学校,太宰治问他为什么大家都选我当班长你要投反对票啊,中也白他一眼因为选你的都是女的!老子又不是女的,凭什么选你啊?太宰治又问那你为什么一天到晚跟着我?中也看到太宰治就有无名火冒出来,我不仅跟着我还要揍你呢。

打架的结果是中也被老师一脚踹了出去。

座位从第一排调到最后一排。

太宰治的班长从初中第一年当到最后一年。

高中时中也看见太宰治时用力擦了擦眼睛,他没有想到太宰治居然也在这个学校,然后剧情又开始上演了,太宰治又和自己在一个班,中原中也每天看见太宰治的桌子里堆满了情书,第二天就撞见太宰治和女孩子相拥了,他的脑子里一片混乱,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很多杂乱无章的片段扯成一根根线,相互交缠,仿佛薄薄皮肤下的脉络,血液和感情在疯狂涌动。

他还是和太宰治打架了,毕业那次太宰治突然很用力的按住自己,吻得猝不及防,中原中也反应过来却没能挣脱开来,中原中也告诉自己这是初吻。

但太宰治却不是。

中也从记忆中醒来,突然气愤一脚就踹倒了一颗树,路过的一个人目瞪口呆可能是被吓呆了,中也回过神来看到他后大声问,你有没有见过一个头发乱糟糟个子一米八脸上缠绷带的人?

对方愣了两秒怔怔的指向某处,你说的是这个被冲上来的人吗?

中也愣了,不远处的海滩横躺着一个人,对方正好躺在海浪和沙滩的交接处,浪花把他一点一点的推上来,阳光打在苍白俊秀的脸上,映出一片虚幻。

中也愣愣的走过去,到身边时躺着的人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脚踝。

中也打了个激灵挣脱不开,一瞬间摔了下去,贴在太宰治湿漉漉的衣服上,对方笑盈盈的圈住他的腰,中也今天情人节来跟我一起殉情的吗。中也怒骂我他妈会跟你殉情?没死你躺尸做什么。

太宰治盯着他看了好一会,没有回答,然后说今天可是情人节,中也喜欢什么类型的啊。

直发,个子小,不会喝酒。

哈哈哈哈哈哈你分明是在说和我相反的嘛。

中也怒吼那又怎样你还不放开我?

太宰治放开他伸了个懒腰,放开了然后呢。

中也受不了一身脏。

然后回家,换衣服。

我没有家。

太宰治这样说道。

中也一愣,过了几秒后轻声说。

那你去我家吧——


————————————————————

一篇迟到的情人节贺文。
大一开学忙的不可开交。
但还是想为他们写完这篇短短的贺文。
lof 乱七八糟,有时还会放些自己的图。

感谢你的落目,取关也随意。


安好!

































当然如此,不打算长期深陷同人圈,觉悟自然是有的,喜欢同人圈笔触鲜明的写手画手们,敬佩一直能坚持自己原创努力的人们,无论如何,本心不失。

盐罐子: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写同人写到自我膨胀的作者都是脑子进水。


我的文笔我的故事顶多值10个热度,能有100个热度10000个热度是因为我写的是同人,90%的人是冲着原作冲着CP来的,不是冲着我来的,这点清醒认知起码还是要有的吧?


某些作者当真是资历越老脑子越糊涂了,长期被粉丝捧得飘飘然,不晓得自己在写什么了。真以为自己的文值100个热度1000个热度,以为不管写什么都有人买账。


想知道自己值几斤几两,不妨换个马甲去写篇原耽看看有几个人气。


那些平时喊着“大大你写什么我都喜欢”的读者,言下之意是让你多写点这个CP,不是真的你写什么都行,同人作者就不要妄想拥有“脑残粉”了,没有的,不存在的,人家都是想看CP来的。你不写CP,成天夹带私货,人家掉头就走了。


想放飞当然可以,免费产粮的作者不吃谁家大米,吃了免费粮的读者没资格歪歪唧唧。但一边希望受欢迎,成天要热度要读者反馈;一边又不想迎合市场,不参考读者的反对意见。世界上哪有这种两全其美的好事。


不要太自以为是,不要以为自己写作技术很高超,不要以为自己创造的原创人物很可爱。哪怕你的故事真的很好很精彩,那也是因为原作角色本身就足够有趣,才支撑了这个故事。没了原作我们什么都不是。不要把原作的魅力误当成自己的魅力,这是同人作者应有的自觉。






虽说忠言逆耳苦口良药,但知道你听不进去,我就不到你面前找不痛快了。


写出来也不过就是实在不想憋着。


与诸位作者共勉。






--------6月28日补充内容--------




这两天收到了很多人的评论,补充说明一下:


这篇随笔是我以一个写手的身份,站在同人创作者的角度,写给诸位同僚的话。可以说是彻头彻尾的作者场合。写的是同人作者如何自处;是同人作者怎样看待自己;与读者觉得作者厉不厉害没什么关系,也不相矛盾。所以从读者的角度来说“我觉得XX作者就很厉害啊我愿意做她的铁粉她就算写原创也超棒棒”这种话,在这个场合说其实是错过焦点了。


其二,最初写这个确实是因某位作者有感而发,但最后写出来的内容并没有针对谁。大家都是创作者,也许今天我还能站在这里说得头头是道,明天我也会迷失自己,会成为别人笔下的谁谁。每个同人创作者都需要保持清醒。这些文字写给每个愿意自省的人。没必要去猜测我在指责谁——更不要在这里意有所指的艾特谁(艾特的我都删掉了)这种行为只会让这件事变质。


第三,这篇文可以在lofter内转载,不需要跟我要授权。转载到其他平台请提前告知我。谢谢。




ps:不要因为这篇文章fo我啊,我只是偶尔有感而发写了这个东西,不代表我的水平有多高,我也不是啥文坛巨匠,一个路人写来警醒自己的浅见而已。你们如果觉得有点用就看看,觉得我是胡说八道不妨大笑一声扬长而去。


我平时just写写辣鸡相声文,而且我写的CP你们也未必关注,fo我没意义啊( ;´Д`) 你们fo我弄得我鸭梨好大。

【双黑/太中】变相式告白

再靠过去一点,他就要碰到太宰治的手臂了。

中原中也努力放平呼吸,放平,再度放平,即使是在黑夜里他也能很清楚的捕捉对方的轮廓,温柔俊秀的侧脸,微卷的发丝,太宰就躺在他的身侧。这次任务出了意外,两个人只能在一个临时安全屋里休息,又窄又小的房间自然是又小又窄的床,中也竖起一根手指在床中间画了一条隐形的线,谁过线谁自动滚下床睡地板,太宰挑眉说喂小矮子你要是不小心靠过来怎么办?中也把太宰一脚踹到床边恶狠狠的说闭嘴吧青花鱼这种事概率为零!

暮色四合,为了防止身体的某一处碰到对方,中也瞪大了眼睛一直保持着和太宰的距离,于是——

他现在还没有睡着。

中原中也头都要炸了,他有很多次冲动想跳下床睡地板算了,因为旁边的搭档实在太碍眼了——对方平稳的呼吸,发丝被夏夜微凉的轻柔的吹动,隐隐约约的体温,白月的光昏昏沉沉的刻画着轮廓,这些是那样真实又格外明显的存在,中也按住自己的脑袋心说太宰治这个人真是无比讨厌,白天打过架也就算了,晚上还不让人安定。

背对着自己的太宰治微微动了一下,中也聚精会神的盯着他,心说妈的太宰你要是不小心靠过来我就把你踹下去。

如他所料,太宰过线了,出人意料,太宰过线了,然后迷迷糊糊翻了个身,伸手就把中也拖了过去,中也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两个人靠在了一起,搭档的手圈住自己的腰,什么话都没说就吻了过来,吻的轻轻重重,时而粗暴时而放轻,中也搞不懂情况也无法挣脱开来,愣愣的让对方吻了半天。

中也的手臂被箍的很紧,他只能瞪大了双眼,用头撞了一下对方说你他妈有没有搞错,我是中原中也!

太宰微微睁开双眼,琥珀色的瞳仁在月光下映的发亮,他说我知道啊。

中也像雕像那样石化了。

月光开始郁郁寡欢,中也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反应过来的,太宰治还是无比真实的在自己身侧,那张好看却可恶的脸还是在自己眼前,中也觉得自己简直快要丧失语言能力了,过了好久他问太宰治,你一直没睡?

心跳太快,大半夜很吵的你不知道吗中也。

中原中也把太宰治一脚踹了下去。


晨微时分,醒来的中原中也浑浑噩噩,太宰治消失了,中也下意识的咬住自己的嘴唇,居然还留有对方的气息。

认识一个人只需要几秒,但是了解一个人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中也在心里默念他们认识的那些年,他知道太宰治不喜欢的食物,太宰打架的那些招式,太宰最喜欢喝的酒,太宰和女孩子经常约会的地址……但是,他还是不了解太宰治,这么多年了,他们的日常被打架占去了三分之一,任务占据了三分之一,另外的三分之一的时间,太宰用来喝酒约会自杀,真是堕落无比的生涯,每一次中也阻止太宰这些愚蠢的行为时,两个人又回到了第一种,那就是打架。

这貌似也是一种愚蠢的行为。

他们吵的不可开交,有时把对方衣服都撕烂,在肮脏的水泥地上打滚,出手粗暴蛮横,力道大的惊人,有时候打架的原因幼稚的可笑,比如午餐吃荞麦面不吃乌冬面这样的问题,比如睡地板睡床这样的问题,比如太宰治说他几年没长高这种无法忍受的问题。安吾说你们两个干部真幼稚啊,中也心想是啊自己真幼稚,可是揍太宰治这种事情是无法自控的啊,太宰治动手时肯定也是这样想的。

回到现在,对方吻自己的原因是什么?

中也抓过帽子盖在头上,依旧头疼。

过了一会儿太宰回来了,还是和平常一样,他挥挥手说小矮子早啊,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如既往的他又带了自己最讨厌吃的荞麦面,两个人的关系真是糟糕透了,中也盯着太宰治,像是要把他盯出一个洞。

他觉得自己完蛋了。

他的脑子里一直都是昨天晚上的场景。

他现在心神不宁,神志不清,而太宰已经吃完了早餐,风轻云淡,还笑着说中也我给你买了两碗荞麦面哈哈哈哈哈。

中也?

你怎么了?

太宰走到他的身侧,举起荞麦面在他眼前晃了晃,中也回过神来一把抓住他的衣领,说你他妈的昨天为什么莫名其妙的亲我啊,你是不是想起自己初恋了?

太宰噗嗤一声笑出声来,说中也你真是幼稚的可笑。

被嘲笑的中也举起拳头。

搭档微微挑眉,微微偏头就避开了。

我喜欢的人从来只有一个啊,你猜猜那个人是谁。




END


这个短小的系列有三篇。
最后一篇也就是下一篇真是撞上了我人生写文的难题。
那就是发车。







【双黑/太中】糟糕式告白

[我要喝酒,中也。]

[你求我啊。]

[你不让我喝,我就吻你了。]

中原中也几乎连呼吸都忘了。

这是中也第四次在河里捞出太宰治。晚霞垂落,金红色的光把太宰的身影印出一片虚幻,此刻太宰的头发湿漉漉的贴在脸庞上,水珠顺着发丝一滴一滴的下落,中也愣愣的目视着刚刚被自己捞出来的搭档微微偏过头,眸光明亮,轮廓俊秀而温柔,他轻轻弯起嘴角,给了自己一个迷人却又无法看懂的笑容。

[我开玩笑的。]

他继续说道,嘴角温柔的上勾。

说完便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身上还缠满了水草,中也回过神来,目视着比自己高一个头的搭档像青花鱼一样贴到了自己身上,浑身上下都是湿重的腥味。可这有什么用呢,青花鱼不会死,太宰治是会淹死的,中也每一次跳进河里去拉太宰治的时候都在想自己是不是疯了,第一次捞起捞起太宰他揍了太宰一顿,太宰在被他揍之前似乎还没有从梦中醒来。第二次捞时太宰治说我这次特意吞了毒中也你别费事了,中也扛上他去医院治好以后又揍了他一顿。第三次去捞太宰是在大半夜,中也把他直接扛到了精神病院门口。

[妈的要是你再跳,老子就把你扔到城外的垃圾处理场!]

太宰依旧保持微笑

[啊呀不是精神病院了吗,我真高兴呀中也。]


五天后中原中也后悔捞出太宰治了,准确的来说是后悔把太宰捞进了自己家里。两个人五天吵了五次假,太宰治擅自穿了自己的睡衣,脚上的还是自己的拖鞋,闻到酒味时中也就知道对方一定是喝了他的藏品,冰箱里的东西又莫名其妙的不见了。他突然觉得多了一个太宰治简直是多太多了,但他却不愿意承认自己无法失去太宰治,他也不明白为什么。

[你喝的那些酒,兑成日元都可以用来买你了!]

茶几上插了一把锋利的水果刀,那是刚刚中也恶狠狠的丢过来了,太宰治耸耸肩回了他一句

[你确定茶几不比酒贵一些吗中也。]

两个人就这么打了起来,在脏兮兮的地板上打滚,灰尘沾满全身呛进身体,中也的帽子滚到一边,天花板的绚丽图案不停旋转,翻滚时只觉得外面天旋地转,不过他也管不着了,他只想恶狠狠的揍太宰并且和太宰作对,他觉得太宰应该也是这样想的,太宰除了长着一张讨喜的脸,其他的地方没有一处是讨喜的,他喝光自己的酒,还狠狠的嘲笑自己身高,炸掉了自己的车,中也对着太宰的脸挥拳头,目视着太宰深色的瞳仁在内心问自己,为什么要把太宰留在自己家,为什么救他啊?

[你为什么救我啊,你回答我?]

两个人打的微微喘气,太宰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把他逼到墙角,并且问了这个问题,中也一愣,他们的思维在这一刻居然相交了,但是中也觉得自己的思维和太宰是两个世界里的,太宰的思维离开大气层,来自地球之外,自己永远也无法理解。

[回答你什么?要我告诉你我很讨厌你吗?]

中也的语气十分恶劣。

下一刻中也却发现太宰眸子里的光变了,太宰深呼吸一口,松开抓住自己手腕的手,两个人坐在地板上凌乱着头发,太宰的脸微微靠近中也

[让你承认喜欢我……这么难吗中也?]

对方问了问题,却没有给自己回答的机会,中也的思维彻底掉线,身体也跟着一起短路,他感受不到自己此刻僵硬的状态,也没有反应过来太宰治此刻在吻他,深深的吻着自己,唇齿交接,几乎封住自己的呼吸。他想起以前自己看着太宰清秀的眉眼,走路生风,在自己的青春里和各种女孩子走出走进校园,约会,殉情,他那么讨厌太宰治,但这一点也不矛盾。

中也看着太宰进入图书馆,中也坐在最后一排,太宰坐在第一排,明光从树枝的缝隙间漏下,透过玻璃把太宰的脸庞印的无比斑驳,接着穿格子短裙的女孩拿着书坐到了太宰的旁边,太宰侧过脸对着她微笑,两个人几乎要融在那片白灿灿的明光里了,这样的场景中也见了无数遍。

太宰总是给人温柔却又看不懂的感觉,他笑的很淡漠,看起来的关心可能只是随口说说而已。然后中也愣愣的看着女孩子站起来哭着跑走了,这一瞬间太宰偏过头目视着自己,是的他确定太宰是看着自己了,因为中也突然发现人都散的差不多了,最后一排只剩下他一个人,他们隔的那样远却又那样近,女孩和他之间的对话究竟是什么,中也不清楚。

后来他和太宰治打了一架,这是他们一见面就会打架的开端。小时候太宰打不过中也,虽然打架赢了,但是中也总觉得自己输了,和太宰相处的那些年里,他输给太宰自己的喜欢,自己的意志,自己的一切。是的他是喜欢太宰治,就这样交付出去了,交付的干干净净彻彻底底,这是他无法面对却不得不面对的事实。

他居然暗恋太宰治这么多年。

他被自己吓到了。

太宰吻完他后伸出手在中也面前晃了晃,见到他没反应又凑近咬了中也的嘴唇,中也疼到回过神来,满嘴的腥甜味。

[那......你呢?]

中也愣愣的问。

[和中也一样啦。]

[不过这次我没开玩笑哦。]

他继续说道,嘴角温柔的上勾。


END

依旧短小。
感情难以把握。
感谢看完的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