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I

我大概是要安静一段时间了
关注我的朋友 感谢你们
我遇上了一些事 正在努力突破困境
认识你们 很开心
我还会回来

偏执狂

[我会杀了你的。]

听到这句话时太宰回给了对方一个真诚的眼神,在我的墓边上放支花吧中也,玫瑰,要很红的那种。中也气急败坏的挥拳就打,中也的脑回路一向简单,憎恨和讨厌一个人的原因非常直接,凡事只要沾上了太宰治这三个字,他厌恶至极,一旦看见太宰治这个人,他避而远之——但是上天非常喜欢开中也的玩笑,这一点他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做到了了,太宰治是中原中也的搭档,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如影随形。

中也难得没有用力打太宰,因为此刻两人之间只要有人大幅度的动一下,就会坠下六十楼,摔的四叉八仰,相拥只是为了保持平衡,但是中也异常敏感,太宰治碰到他腰的那一瞬间中也差点跳起来,于是差点掉下去,然后中也就学乖了,没有再动。两个人站在六十楼楼顶上,这栋楼已经被炸掉了一半,烟雾弥漫,火焰逐渐爬了上来,再过几分钟烟雾可能会送他们下地狱。两个人面贴面,从另一个角度看会觉得这好像是在火里殉情的一对恋人,与对方做出临别吻。刚刚中也恶狠狠的说我会杀了你就是因为这个。

太宰治吻了中原中也。

中也先是一愣,后来反应过来咬着唇,不清楚是因为生气还是因为别的什么,整个身体都在微微发抖,太宰能明显的感受到他拥在自己身上的手都在轻颤。

任务失败,敌方为了清除双黑开启了地狱式轰炸,现在太宰治和中原中也在地狱边缘上争吵,森鸥外派过来营救的直升机被炸毁了,中也冰蓝色的眸子目视着太宰,从刚刚乘人之危的吻中回复过来,随之朝着身边的人大吼,却是不敢再动手

[你脑子里装的是浆糊?你要死了,死前能不能做点有意义的事?]

[我面前除了你好像没别的人了吧。]

这句话似乎让中也动怒了,搭档当的久了,太宰就有一种莫名的感知能体会对方的情绪,中也生气是日常,脾气不好,打人也是日常,两个人之间唯一一个比较和平的协定就是每天一日三餐谁去解决,能出去就出去带餐点,另一个人就待在房间里守卫,不能露面就待在出租屋做饭。外卖这种事是无法实现的了,因为外卖员很可能突然掏出一把枪对准你的脑门。

二十岁的大学生可能在外面兼职,那个年龄的太宰和中也在另一个追杀与逃窜并生的世界里,打伤敌人驾轻就熟,一刀折断对方的脖子不费吹灰之力。

这样的两个人是同类。

同类之间会有默契,就好像中也给太宰带饭的时候会有意无意的避开他吃不习惯的东西,吃寿司时会去掉太宰不喜欢的芥末酱,虽然有几次他生气把饭盒扔下了窗台。

然后又莫名其妙的把饭盒丢在太宰眼前说看见你很恶心,我已经没胃口吃了。

太宰心说啊啊这些破事自己在临死前居然都记得。

人总是莫名其妙。

[所以你是准备去死了?]

[你推我一下就可以了。]

太宰挑眉,脸上蹭了灰,眉眼却很温柔。

[你自己不会跳?]

中也挑衅的看着太宰,语气里满满的嘲笑,眼神似乎在说你跳啊,反正不是第一次了。

太宰往下方看去,这个视角里,下面的树都成了一个小点。然后他就转头了,尝试转头的一刹那中也却死死的箍住了太宰。

[你他妈玩真的?]

中也是个急性子,隔着衣料太宰能感受到他的心跳的很快,太宰放在他腰上的手轻轻上移,想尝试着轻拍一下他的肩膀,缓和一下他的呼吸

[你也没那么讨厌我啊小矮子。]

说完这句话,也没有跳的机会了,楼塌了,两个人坠了下去,太宰心说小矮子比我矮一个头,然后下意识的把对方抱紧了,中也贴在他的怀里,双手紧紧箍住太宰的腰,最后一个片段是无尽的火海,燃烧的碎片像蝴蝶那样在这片大火里翻飞。

地狱与他们擦肩而过。

醒来时发现自己还活着不是什么很值得高兴的事情,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第二辆前来救援的直升机接住了他们,森鸥外居然也来的及时,至于怎么接住的,太宰治有些好奇。

[中也呢?]

意识还没有从火里完全移出,怀里的小矮子不见了,太宰治总觉的少了些什么,红叶站在身边没有说话,芥川的眉头好像微微皱了一下,虽然以前也总是皱眉,首领也目视着他,没有人回答,他们目视着太宰,太宰受了伤,浑身都疼,连说第二句话的力气都没有。

[妈的我就在你旁边你看不见?]

太宰微微一愣,中也坐在旁边的床上,可能因为他难得穿了白色病服,一瞬间太宰没有注意到。

太宰缓缓的说

[你太矮了,看不见。]

森鸥外领了一个好人卡,说太宰君你们死里逃生,两个月假,怎么安排随意,说完转身就走,那句话说完后,红叶走了,芥川说了句太宰前辈你——好像话还没说完就被红叶带走了,留下中也一个人看着太宰。

中也没怎么受伤,受了伤的人是太宰,所以他轻轻松松的走到了身为伤者的太宰旁边,太宰偏过头,桌子上放了一把锋利的水果刀。

中也也是轻轻松松一拍桌子,刀就落在了他的手上。

[不会吧中也。]

太宰治抬起头目视着他,中也的眼睛倒是挺好看的,冰蓝色的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仿佛阳光细细撕洒在海面,里面是流动的海洋。

就是眼神挺凶。

然后刀架在了太宰的脖子上,冷光一闪,中也威胁道

[这次假期,住哪我选。]

太宰治看着那把水果刀,差点没笑到肚子疼

[我都是个伤残了,你有必要拿把刀吗。]

[你意识到这点就好。]

张牙舞爪的中也离太宰很近,于是太宰就顺手按了下去,好了,第二次亲吻,中也的表情比第一次还夸张,身体比第一次还僵硬,僵硬成一个石像了。

[妈的你去死吧!]

他真的朝太宰脸上挥了拳头,然后扔掉刀子跑了出去。又不是第一次有这么大反应么,太宰疼的皱眉,随后听见外面救他们两的直升机部下在外面问中也

[当时太宰先生和中也先生你真的是在——]

说话没有经过脑子是会被揍的,太宰暗暗心疼那个救了中也的命却还是被揍了的部下。


太宰和中也会为了住在哪里而争吵一番,太宰说我们住海边搭帐篷去,中也说你这么喜欢海你怎么不干脆跳进海里?太宰说那我们去住胶囊旅馆吧,中也说你就不会挑个正常点的地方,太宰摊摊手,这次任务失败,我的资金被冻结了啊,中也我住你家吧,你会给我做饭的对不对,一定会的。

中也说滚吧死都不和你住。

太宰说要不要我们交往看看。

中也一愣,太宰看到他愣住的表情只是笑笑,我开玩笑的。

中也的确是有家,只是不常住,也没什么机会住,所有的东西一应俱全,只是灰尘密布。夜晚擦完窗台后的中也倒在床上心想,妈的为什么自己要为了青花鱼整理屋子?自己还没有允许他搬进来吧?啊明明是自己决定住哪的,为什么会搞成这样?第二天早上醒来中也把地板拖的一尘不染,他自己也说不清自己究竟在想些什么。



这个住所靠海,能望见碧光流空下的海洋,窗帘稍短,碎光和微咸的海风漏进来,是太宰喜欢的风格。

他给太宰打了电话,刚刚拨完号就后悔了,他要说什么?他是要和太宰治说什么?

[中也?找我有事吗。]

电话那头特别吵闹,貌似有很多在太宰旁边,中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就问

[你在哪?]

[聚会。]

[啊哈,不打扰你和别人约会了。]

对面的人笑的停不下来

[中也你知道什么叫做约会吗?我约会的时候你还在玩翘翘板呢,今天是我的生日,我以为你是跟我说生日快乐的……估计死后才能听见了…]

中也一愣,他从没有听到太宰提起过自己的生日,今天是六月十九日,自己的搭档长的很好看这是可以肯定的,中也在他睡着的时候近距离的看过他,真他妈的好看……太宰治的追随者如此之多,甚至还真的有愿意跟他去殉情跳海的人……收到的情书一堆又一堆,只不过有相当大一部分被中也当作废纸随手扔了。

聚会这种场合中也应付不来。

[死后每年生日会去给你上坟的,你聚会,你继续。]

[我继续……那我去你家了?]

中也又是一愣

[你不是在聚会吗?]

[聚会散了,你还没有考虑好吗。]

[考虑什么?]

[我去你家住了,记住别买海盐味的牙膏,其他我就勉强凑合用了……]

太宰说话带着一种莫名的甚至是盲目的自信,仿佛确认自己会听一样,于是中也买了海盐味的漱口水。

太宰大摇大摆的住进了自己家,中也竖起手指和他约法三章,第一,酒你不准碰一下,太宰默默的拿出还剩一半酒的酒瓶,你是在说这个酒吗……第二,我睡床,地板屋顶沙发随你挑,这次太宰摸了摸沙发很听话的躺了上去,第三,要是损坏了这里的任何一件东西——按照中也的话来说,把太宰治卖了都无法赔偿。

让中也奇怪的是他还挺配合的,还会拖地板,有时候还很温柔,太宰有时候笑起来的确是温柔的,嘴角弧度微微上勾,像是个温柔的情人,中也不知道他对多少可以一起殉情的少女这样笑过,但他不愿意再深入去想了。

这样的同居生涯不是没有过,但是这段时间他和太宰意外的没有发生过很大的矛盾不会像以前那样拿着刀子打架了,最多是中也把他按在墙上,你又喝了我的酒,赔不赔?

太宰说中也我只喝了两瓶。

中也举起拳头对准他的脸。

别,我赔。

太宰举起双手,打了我就没法去约会了,等我拿到佣金就还给你。

中也比刚刚还要生气,太宰心说今天的晚餐又要自己解决了,早知道就不和小矮子开玩笑了。对方有多讨厌自己?或者说,对方有多喜欢自己?太宰治漱口的时候想到这个问题,闻到海盐味后默默的想,果然是很讨厌的。

但是住了一段时间之后,关系就变得非常不稳定了,中也摔门的声音震的整个屋子都在响。

情况最恶劣的时候,太宰治非常不知好歹,睡上了中原中也的床,中也近日心情一直很糟糕,没想到太宰还来引发矛盾,但是太宰不止是来引发矛盾的。

太宰挑了挑眉,把他反手拉了回来。

[你干什么?]

[上床。]

中也懵了,伸出手在太宰眼前摇晃

[这是几?]

[二,你觉得一次不够?]

中也简直气笑,床板都掀了打中了太宰的脑袋,血顺着额头流了下来,太宰耸耸肩表示无所谓,换个方式把中也压到墙角,小矮子力气虽然很大,但还是又瘦又小,中也愣了很久发现太宰并不是要和自己打架,他愣愣的看着钳制着自己的太宰治,骂人不自觉的变得急促而慌乱

[他妈的我为什么要让你进来住?你发情别找我行不行,跟自己讨厌的人做那种事你不恶心?]

[你的话说完了,那我继续了啊。]

太宰在中也惊谔的眼神下自顾自的扯开他的衣服,动作慢条斯理。

他不是和自己干架而已。

中也在内心确认了三遍,伸手拿刀要捅,而太宰治冰凉的手指已经圈住了他的腰,中也不自觉的轻轻发抖,手就一松,身体像触电一样发麻,随后中也的脑海里莫名的浮现出了太宰和各式女伴约会的场景,太宰是一个情场圣手。

中也奋力踹开与自己身体相贴的人,动作简直是在拼命,太宰的头发被中也抓的乱糟糟一团,太宰还没开始,自己的脖子首先被狠狠咬了一口,太宰吃痛的皱眉。

[你发什么疯?脑子有病怎么不去找别人?你找别人约会怎么不凑合着把那事也一起干了——]

说是发疯,此刻中也的表情比太宰治的要凶神恶煞的多,眼睛里仿佛能喷出火来。

太宰一把抓住他的手腕,血顺着脸流了下来,可是他依旧轻轻弯起嘴角

[乱说话我就乱来了中也?]

中也偏偏无法反抗,他根本不怕太宰治,干架也干过,两个人打的不可开交,太宰还经常被他揍疼到举手投降,今天是怎么了,怎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太宰抬起他的脸,太宰的瞳仁是明亮的,目视着眼前的人,中也怔怔地注视着自己,愤怒,慌乱,不敢置信,无措,排斥,全部印在了瞳孔里。

第三次吻,吻的很认真。

中也握成拳头的手就这么松了下来,心说太宰治你赢了,能想象得到以后太宰得意又欠揍的表情,这个如影随形的搭档可以拿这个来不停嘲笑自己了。

太宰绑他手绑的直接,绑的干脆利落,动作一气呵成。太宰冰凉的手指碰到底部时中也反应的特别剧烈,在对方的触碰下不停抽气,声音性感低沉,中也浑浑噩噩的心想太宰可以不用去自杀了,倒是自己是真的可以去死了。

(省略被吞部分,卡在这心里苦,这里会单写——

中也是被阳光刺醒的,海风还是一如既往的凉爽,中也身体很疼,甚至都直不起身来,低下头就看见自己的搭档睡在旁边,脸庞俊秀,眉眼温柔,他睡的很沉,依然没醒,居然睡的比自己还晚,甚至十分安稳,仿佛昨天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中也愣愣的看着自己手上红色的痕迹,只用一拳就把太宰打醒了,他下手有多重自己很清楚。太宰猛的惨叫出声,脸色苍白,看到中也黑着一张脸后,给了一个早安的微笑。

[你可以滚出我家了。]

中也的心情十分复杂,头脑里乱糟糟的,一团乱麻。

[两天后我们就去执行任务了。]

中也气的炸裂。

太宰弯了一下嘴角,然后靠在了中也旁边。

[中也你有没有听过一种病。]

[你脑子的确有病,他妈的去死吧。]

中也还是很炸裂。

[大概是很偏执的喜欢一个人,然后会失控,大概这样。]

太宰说得轻飘飘,声线远远没有中也那么高,中也貌似听到了奇怪的字眼,一愣,没听清楚,然后抓住太宰的肩膀,一脸狐疑的问。

[你刚刚说了什么?]

太宰抬了抬眸,琥珀色的瞳仁温暖明亮

[我说你很矮。]


END

缺失的部分应该会单写,但是这里无法发出去呜。
两个人的感情非常难把握,中也十分敏感,而太宰其实是个温柔的人,又写了一堆乱糟糟没什么人看的东西啦。
晚安。











































评论(16)

热度(116)